一個大學生對《性別向度與台灣社會》的迴響


      在拿到老師您指定的課本《性別向度與台灣社會》時,我在看了第一章,就已經被深深吸引住了,當時內心喊著:[這就是我多年來一直想找的!],真的是手不釋卷,從大一到大三,沒有一本教科書可以讓我那麼有心理上的共鳴和認同感,我彷彿找到一個汪洋中的一盞明燈,照耀著漆黑的大海以及我這漂泊的無定向的小船一般,可以說飢渴般的得到一個救贖的方向,在讀完這本書和老師所發的資料之後,我大概已經不自覺的流下一升的眼淚了吧!她解決了我多年來的疑惑、擔憂、害怕、和恐懼,以及給我了一個明確和不在搖擺的價值觀,而不再依照社會限制和強制給予我的觀念而行走,她也打破了我多年來的許多謬誤和觀點,讓我從新省視兩性差異在種種人類上所造成的影響,不管是歷史、科技、人文、社會等種種面向來看,原來都充滿著那麼多的不平等,甚至有些是我們認為沒有錯誤的觀念至今仍奉行不餘,彷彿在我的價值觀念下投下一個炸彈,舊有的價值觀已經隨著這本書的掀開而消逝了,而新的、喜悅、和一種找到真理的心情充滿著我的內心和感受,這是很難用言語去形容的,如果真要說,我就彷彿找到我渴望已久的一片土壤,總算有一個我可以安身立足成長的立論和強力支持。
      在課本114頁的現象發想,[我是到大二時………我很害怕老師如果要我寫自己的事情時候,我還要遮掩、對自己也對別人撒謊,所以我就沒有休那門課。]的確,這段話就是我自己內心的寫照。長久下來,對自我角色的認定的混淆、徬徨,一直啃嗜著自己內心的心靈和力量,社會輿論壓力下的自我,只能在角落中偶而探起頭,在看了葉永誌有關的網路報導之後,電腦前的我,久久不能言語,只能任由眼淚在臉頰上滑落。…我看到葉永誌的報導,眼淚所說的,是我也曾經經歷過跟他一樣的痛苦經驗,但我很幸運,就像畢恆達教授自我揭露時所說的:[我小時後其實也是跟葉永誌有一樣的人格特質,但是因為我功課好,所以大家不敢對我怎樣。] 真的!!我就是這樣,躲在功課好的保護傘下,有老師在背後撐腰,即使我有許多被班上男生所厭惡的[女性特質],他們還是不會對像我這樣的人格特質有如葉永誌的人做出攻擊和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