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女嬰 台灣和大陸沒兩樣?
是生子觀念殺了她們 女性學學會推估 79-82年有25000女嬰被‘蒸發’

是現代科技殺了她們 絨毛檢查術濫用 可憐女嬰無緣來到這個人世
記者邱佩玲/台北報導


根據女性學學會的發現和推測:台灣地區79年到81年三年間,因社會重男輕女而遭墮胎的女嬰,每年平均有7100名;82年也有4600名。女學會大膽斷定,這些被「蒸發」或「少生」而無緣來到人世的女嬰,是「性別歧視」和「絨毛檢查術被醫界廣泛應用」交相作用的結果。
女性學學會上午發表「台灣婦女處境白皮書」,其中「健康與生育篇」主要撰寫人,國防醫學院人文及社會科學系副教授劉仲冬因此提出警訊:在生育數目減少,「一舉得男」的期待大大提高的前提下,再加上醫學科技的進步及生育醫療化的結果,台灣未來性別比例失衡的狀況,「將與大陸一胎化的結果沒什麼兩樣」。
根據白皮書中收集的統計資料指出,36年到45年的10年間,台灣地區平均出生男女嬰比例是105.6:100,符合世界各民族普遍的自然比例,但此後隨生育科技運用的普及,差距愈拉愈大;到了76年,可預知性別的絨毛檢查術開始被私人診所廣泛運用後,出生男女嬰比例首度突破108:100。
79年到81年三年間,平均每年男女嬰比例更是高達110.22:100,部分鄉鎮地區甚至出現120:100的比例。之後,白皮書指出,顯然因絨毛檢查術易導致畸形兒被廣泛報導,82年男女嬰出生比例驟降為108.58:100。在短短一年間,有這一點多個百分點的明顯差距,女學會斷定,這「無疑是個鐵證,證明「墮女嬰」事實普遍存在於台灣」。
如果以36年到45年間男女嬰比例最「自然」的105.6:100作基準,女學會推測,79年到81年間,每年平均被「蒸發」或「少生」的女嬰有7100名;82年男女嬰比例差距雖稍緩,被墮胎的女嬰也有4600名。
白皮書還引述台灣省社會處在81年所做的「台灣婦女生活狀況調查報告」指出,高達84.6%的受訪女性都認為應該要有兒子,認為應該有兩個以上兒子的也高達55.8%;甚至連年輕、高學歷女性也不例外,認為應有兩個以上兒子的,20到29歲婦女佔39.1%,大專以上學歷婦女也佔了35.3%。

【1995-06-17/聯合晚報/05版/生活新聞】




女性權益 正受全面侵奪
女學會研討主題
記者袁世珮/台北報導
 


女性學學會昨天為九月分將公布的「台灣婦女處境白皮書」進行先期研討會,從法律、社會福利、工作、教育、健康興生育、性暴力、婚姻暴力等層面,描繪台灣婦女的圖像。在第一屆總統直選的氣氛下,婦女的參政權也被與會者視為亟待突破的關卡。
在女學會的研究中,撐起台灣半片天的女性,權益正受到全面性的侵奪,從民法親屬編到教育環境到參政權,在在證明女人被迫變成受剝削的弱者。
女學會在研討會的結論中指出,民法親屬編對女性權益的侵奪,主要來自三組法條:「妻以夫之住所為住所」相關法條,違反憲法第十條「人民有居住遷徙之自由」,使女性沒有自主的一席立足地。「夫妻聯合財產由夫管理」相關法條,違反憲法第十五條「人民之財產權應予保障」,已婚婦女喪失自主的財產權。「子女從父姓」相關法條,片面使婦女成為夫家傳宗接代的工具。
男權體制中的女性「性政治犯」──被賣或被迫為娼者、遭性暴力與婚姻暴力者為數眾多,且有相當比率仍躲於暗處,但根據統計資料,因強姦或強姦殺人而被判罪的案例遠少於報案數字,顯示公權力無能面對性暴力。至於婚姻暴力的部分,公權力同樣袖手不管。
同時,婦女不管有無職業,都片面承擔絕大部分的家務與照顧責任,使得女性的生涯周期變成:自幼與母親分擔家務──婚後與婆婆負擔夫家的家務──生育並照顧兒女──照顧年老的公婆──照顧孫子女──照顯老病的丈夫──面對自己的老病。婦女成為我國「福利制度」的同義詞,工作量超過勞基法規範的最高加班工時。
當婦女被強制從事無酬家務勞役,因此失去發展事業、賺取收入的機會,或即使在不合理的條件下工作,其薪資也規定由夫管理、使用和收益,極不合理,也使得老年女人的處境堪憂。

【1995-06-18/聯合報/17版/社團•公益】
 


最佳書獎得獎作品

記者沈怡/台北報導


 


讀書人最佳書榜,是一份不一樣的書單,由聯合報讀書人周刊透過專業評審層層評選而出,讀書人書獎的最大貢獻,是在每個月至少一千多種新書中,提供正確精準的參考資訊。
讀書人一九九五年最佳書獎得獎作品作者及出版社書單如下:
文學類
必須贏的人/張繼高/九歌星圖/楊牧/洪範明室─攝影札記/羅蘭巴特,許綺玲譯/台灣攝影季刊山居筆記/余秋雨/爾雅呂赫若小說全集/呂赫若,林至潔譯/聯合文學夢書/蘇偉貞/聯合文學遍山洋紫荊/施叔青/洪範神話/Joseph Campbell,朱侃如譯/立緒小綠山之歌/劉克襄/時報蘇菲的世界/喬斯坦賈德,蕭寶森譯/智庫強悍而美麗/劉大任/麥田
非文學類
演化之舞/馬古利斯薩根,王文祥譯/天下文化食野之菜/凌拂/時報文學、杜會與歷史想像/楊照/聯合文學清貧思想/中野孝次,李永熾譯/張老師考古人類學隨筆/張光直/聯經台灣植被誌/陳玉峰/玉山社台灣賞鳥地圖/吳尊賢、徐偉斌/大樹文化台灣婦女處境白皮書一九九五/女性學學會/時報台灣第一/莊永明/時報近代中國的出路/黃仁宇/聯經傅柯的生死愛慾/詹姆斯米勒,高毅譯/時報童書類
小朋友.大文明/林滿秋等編寫,王宏正等繪圖/天衛童話植物/陳月霞/玉山社魔蛋/孫晴峰著,清岳大明、賴馬繪圖/平氏大師名作繪本系列/黃春明等著,楊翠玉等繪圖/格林赤腳國王/曹俊彥/信誼基金一隻向後開槍的獅子/謝爾希爾弗斯坦文圖,鄭小芳譯/玉山社科學烏龍事件/比莉阿諾森著,林布魯耐爾繪圖,陳燕珍譯/幼獅世界偉大建築物的剖面/菲立普威金森著,保羅唐納第繪圖,傅士玲、姜慶堯譯/英文漢聲紐伯瑞系列/露意絲勞里等著,招貝華等譯/智茂親愛的小莉/威廉格林著,莫里斯桑達克繪圖,郝廣才譯/格林

【1996-03-31/聯合報/03版/焦點】

 

1995最佳書獎專號下
非•文•學•類
本報訊


台灣賞鳥地圖這種鳥類圖鑑的指南形式,在近代世界的賞鳥歷史裡,已經形成一個不成文的「傳統」,每一個國家或地區,通常會有代表性的圖鑑出版,先進的國家甚至有四五本相似的圖鑑,提供給在地或國外的賞鳥人旅行野外時使用。
《台灣賞鳥地圖》的出爐無疑可幫助更多跑單幫和家庭式旅行的人,完成自助型的賞鳥。它很有可能將賞鳥運動延伸至另一個活絡的方向。傅柯的生死愛慾傅柯在一九八四年去世之前,曾銷毀了大量的個人文件。在遺囑裡,他還禁止在他死後發表一切他無意中留存下來的文稿。「每時每刻,每走一步,」他在一九八三年這樣告誡說,「人們都必須把他們所想所說的同他們所做的,同他們的真實身分,進行對照。」本書,即是為紀念米歇爾.傅柯而記述的一種「哲學的生活」。──摘序考古人類學隨筆《考古人類學隨筆》是考古學家張光直先生近十年來所發表的短篇隨筆的合集。名為隨筆,事實上多數文章都有其發表的時空背景,單獨地讀來,每篇文章都涉及特定的議題。考古學是一門冷之又冷的學問,很少人了解它真正在做什麼,考古工作的寂寞不在於學問本身,而是來自於社會。究竟考古學對現代社會有什麼意義?我們過去的歷史和現在的處境又有什麼關聯?這是貫串在所有文章裡共通的主題。
台灣婦女處境白皮書:一九九五兩年前成立的「女性學學會」將婦研與婦運之間本應交互印證補充的理念徹底實踐,它們或是文化批判,或是社會分析,或是政策思考,都為本土化的婦女研究扎下了良好的基礎。現今女性的書寫出版比起從前當然進步許多,但離豐富多采的理想也仍有一段距離,譬如,原住民的女性,勞工婦女,青少女兒童,殘障婦女等等各個層面的婦女在目前的出版中也還有沈默的,而未被或尚待深入的主題也仍有許多,這些,都還需要更多的人投入努力。
【1996-01-08/聯合報/41版/讀書人周報】

 

連結一九九五─一九九六出版課題4
女性的新獨立時代
──女性書籍現現場報告
胡芳芳


一九九五年,是非常政治的一年,也是非常「女人」的一年,一個氣息舒緩、意象鮮明的獨立時代,正悄然在全島展開。
繼女書店之後,屬於女性的信用卡,藉著傳媒高聲宣揚「女性專屬私房權利」,滲透每個人的感官;即將開播的「女人觀」頻道,則在新興的電視大餅中,針對都會女性的脾胃,提供肥皂劇之外的知性節目。報紙也開闢了專門探討兩性議題的版面,自立早報的「男男女女版」更首創全版彩色、天天都有、什麼都說的模式;在報業的歷史上,第一次有了專攻兩性議題的專業記者。台北市政府社會局長陳菊以「弱勢優先、女性優先」作為施政信念、第一位女性副總統參選人、台大城鄉所成立「性別與空間研究室」……。一時之間,女性,因為專業、商業、文化、傳播、媒體、政治、學術的考量因素,形成一股沛然的優勢。另一方面,在百業不景氣的九五年,唯獨瘦身廣告業欣欣向榮,業者名列十大廣告主的前幾名,君不見此類廣告,從青春玉女到鄰家歐巴桑一網打盡,可見女人的心與女人的荷包將是最後的一個廣大市場。這種多元并陳的有趣現象,就成了今年女性書籍之所以會爭奇鬥妍的背景線索。
也許我們可以大膽的說女性不僅成為消費的重心,也成為變遷的重心,從今年的出版現象來看,台灣的女性正開始迎接她們的獨立時代。所出版的書籍,更是充分反映了經濟學上的供需法則,雖然就銷售量而言,并不具備大眾特色,當然無法躋身排行榜,但這些書做為一個「特性多元」的分眾表徵,卻是分外令人覺得可喜。從以下的幾項特色中,即可看出今年出版界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由時報出版,女性學學會策劃、撰寫的《台灣婦女處境白皮書:1995》應該算是本土第一本完整包含婦女政策與權益的白皮書,本書從社會福利、參政、法律、工作、教育、健康與生育,以及性暴力八個方向,詳細體檢現行政策的除弊革新之道,進而對一個男女共治共享的國家藍圖,提出政策建議。作者包括劉毓秀、傅立葉、顧燕翎等八位學有專精的學者,不僅有別於國民黨的《婦女政策白皮書》,也是觀照面較廣、立場超然、未受任何單位資助的研究報告,從她們的背景來看,這也是受婦運影響的新生代學者投入社會的具體成果,本書也將以年度報告的方式,一年出版一次,累積研究成效,并做為政策的監督者。歐美近三十年來的女性主義大師作品在今年均先後推介來台,例如月旦出版的美國婦運之母貝蒂.傅瑞丹的三大經典作品:《女性迷思》(一九六一二)、《第二階段》(一九八一)、《生命之泉》(一九九三)到正中出版的潔玫.葛瑞爾的《女太監》,以及方智出版的現代女性文學小說家Eri-ca Jong艾瑞卡.張的《怕飛》與《怕老》,不僅再度掀起二年前《內在革命》與《春蝶再生》的閱讀熱潮,也讓國內的讀者完整了解女性從年輕到年老的論述文本與可以攻錯的他山之石。
由玉山社出版,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一手策畫的《台灣阿媽》口述歷史以及《阿媽的故事》徵文,是第一次針對上一代婦女的生活風貌,做一個完整的顯影,書中主角不再只是名門之後、政治人物或異議分子,而是跳脫悲情的色彩,以素樸的筆調,呈現這些像是左鄰右舍阿媽的常民文化,像《阿媽的故事》中,不管出身是時代的先行者、原住民、童養媳或是與人分享尪婿、纏小腳的阿媽,隻字片語都令人十分感動,這也是另一種偉人傳記所無法達到的感應。
天下文化在九月底出版著名文化工作者尹萍的《出走紐西蘭》一書,短短的三個月,銷售量突破一萬五千本,躍居金石堂排行榜的第五名。作者認為這本書是「一個母親的教育與生活實驗」,她從台灣白老鼠式的二兀教育體系中,遠走紐西蘭,選擇另一種可以自己決定,不必盲從的教育實驗,深深打動許多人的心,尤其是嚮往或準備前往紐西蘭的移民或一家兩府的分偶,幾乎是口耳相傳的必備讀本。本書除了政治惡化、教育問題層出不窮的大環境因素影響之外,由一個母親的觀點,現身說法談為了孩子的教育遠走紐西蘭的切入點,提供了異於往昔以父權為主的教育反思。
張老師出版社繼九二年出版《金賽性學報告》一舉開拓了一個龐大的性文化商品市場之後,今年更傾全力推出《海蒂報告》與《馬斯特與瓊生性學報告》,不僅呈現性學研究的多樣性,特別是對男性的情慾告白,做了一次最完整的陳述,有助於兩性互相了解性心理,張老師前後出版了世界三大性學名著,不啻提供了出版社如何成功經營品牌、路線進而拓展領域的最佳範例。
常逛書店的讀者一定會發現,女性議題與形式正呈現前所未有的多樣性。你可以在連鎖書店找到日本作家上野千鶴子寫的《裙子底下的劇場》,你也可以在一般書店做一次巡禮時,東找西找、好不容易才發現許多以前從未見過的:《行道天涯》、《我們是女同性戀》、《性.暴力.媒體》、《媒體的女人.女人的媒體》、《打破曲線的神話》、《新婚姻報告》、《惡女書》、《創傷與復原》、《女性主義》漫畫、《身為女性主義的嫌犯》和《新好男人》、《新男性》正在熱鬧的政治、宗教人物書籍旁向你打招呼,而一種屬於同志文學的酷兒新文類更引起資深的文學評論家好奇個中趣味。這些類型的新書,看似在龐大的主流連鎖店體系中被稀釋掉了,但是你只要走一趟女書店,這些書馬上在最明顯的平台位置和你打照面,在通路上的二元並陳對照書種的多元雜陳,女性的議題與研究,正舒緩的書寫政治人物與新新女性,并且在傳播、廣告、性文化、美體工業、文學、精神醫療等等領域,重新建構由女性自發的身心意象。
九五年的女性書籍,對照台灣的發展趨勢來看,女性爭平等的範疇已由過去的政治、經濟、法律的領域,逐漸延伸到社會、文學、文化、傳播與日常生活中,而當「婦女研究」仍是廿世紀的一個顯學時,有關的寫作主題,可以切入的角度仍十分豐富,例如文學、符號學、社會學或者與社會運動相結合的議題。此外,為眾多的傑出女性作傳,也到了成熟的時期(例如:張愛玲、余陳月瑛、許世賢、呂秀蓮、吳健雄等等皆是最佳人選),而屬於宗教人物的傳記如何回歸她原始的面貌,更是執筆者不得不謹慎的地方。相較於白色恐怖、兩性抗爭、政治對立風氣之下的作品,往後有關女性的討論,正需要各個領域的人從「現場」來看,不要流於空泛的意識形態。
展望未來,我們期待有心人士能從各行各業的女性中,從她們的職場現況、家庭風貌、個人需求生涯發展等方面來勾勒出女性真實現況,也許這一類事實、觀察的累積,也是這類書的一個新方向(中研院史研所曾做過台灣職業婦女的口述歷史,香港著名廣告人紀文鳳的《女人今時今日》雖已出版經年,但均可供參考)。期望在可見的未來,當我們再度分析女性書籍時,它已不只是一種類型,而是一個新興的市場。

【1996-01-08/聯合報/43版/讀書人周報】

 


鼠來寶 - -迎春第三寶
終生的保母
讓她們卸下 重擔吧!
記者/梁玉芳

 


身為女人,所以必須溫柔、包容,為家庭犧牲─切?
展望今年的婦女運動,希望國家給予女性應有的體貼和關懷,大家一起來承擔社會實任。
「女人,妳的名字是照顧者」。女性終其一生,不斷扮演照顧者的角色,年輕時生兒育女,中年照料老病的公婆,老年照顧可能先走一步的老伴;等到自己也邁入老病期之後,照料自己的還是另一個女人:女兒或媳婦。
「誰說托育、安老、照料殘障家人,一定是女人的責任?」女學會將在五月舉辦「女性.國家.照顧工作」研討會,由多位學者討論照顧工作對婦女就業的影響,并解析國家預算,要求國家必須將「照顧」的重擔由女性肩上卸下來。給錢、給土地,蓋托兒所、安養院,以公權力來承擔;讓家庭的其他成員一起承擔照料家人的責任。
陽明大學公衛系副教授胡幼慧和殘障聯盟顧問曹愛蘭也將在三月成立「中華艮國家庭照顧者協會」,讓無薪、無勞保、無退休金的家庭照顧者,能夠團結一起,相互支持、爭取權益。
女學會理事劉毓秀說,擔任照護工作的,一種是花錢聘請的看護,一個月花費可能高達五、六萬元,一般家庭負擔不起。而看護這種行業屬「地下經濟」,大部分不須繳稅,也沒有勞保等保障,勞動條件也不算好,從事者大部分是女性。另一種照顧者是「Love Labor」,全年無休、無酬、無獎金,做不好還要忍受其他家人的批評與責難。
電影「女人四十」中,女主角蕭芳芳為了自我價值不肯放棄職業,但為了責任,必須挑起照顧公公的責任,在黃昏晚風的吹拂中,在竹言晾曬的衣衫之間,再堅強的女性也忍不住蹲坐地上掩面而泣,一句「我真的好累」,是許多女性照顧者的共同寫照。
劉毓秀說,當某種工作變成無從選擇、且是權利上的剝削時,「這就叫奴隸」。歌頌母愛偉大時,其實是隱含了對女性犧牲自我的合理化過程,以「歌頌」把「照料老小」的價值觀變成女性的緊箍咒,甘心承攬而無怨無悔。
如果認定母性的溫柔、包容、無微不至,是人性的光輝,那麼為何又只要女性獨享這種榮耀?若能由國家提供協助,人人都可以是照顧者。讓家奴解套吧。

【1996-02-12/聯合報/29版/家庭與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