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讀書會

 

時間:94年 12月2 日(五) 5:00-7:00

地點:台大婦女研究室

主題閱讀「如何訂做一個好老師」並分享性別教學之經驗、撇步。2005,大塊文化出版請自行購買
說明:

       女學會的會員大多在從事教學的工作,如何在不同的教學領域中注入性別意識的討論,我們會員一直在不同的角落努力實踐,本次讀 書會希望藉由一本有趣的 書,激起大家共同經驗的分享與聯結,進而激發出更多的力量與想像。內容包括:「好老師所認知的學習」、「好老師如何準備教學」、「好老師對學生有何期 待」、「好老師如何引導課程進行」、「好老師如何對待學生」、「好老師如何評估學生和自己」。

當場氛圍:

引言人:王曉丹、彭渰雯、藍佩嘉、黃淑玲、劉靜貞
出席:張錦華,陳佩英,陳怡伶,王儷靜,黃馨慧,謝小芩,(靜貞的)學生,台大婦女研究室顏詩怡。
記錄整理:顏詩怡

王曉丹:我先做簡單的摘要,第一章主要談好老師所認知的「學習」是一種批判性的學習,應該是讓人勇敢面對自己的認知模式,老師用一些問題去刺激學生,讓他知道原本的認知模式可能有些問題或矛盾,然後便可以順勢引導他建構一個新的知識體系、對相關事實有新的 認識。這讓我覺得非常有趣的是,從小到大,我對知識有興奮的感覺是從我有性別意識的那一刻起,而「有性別意識」的轉變過程就是對過去認知體系嚴重地懷疑,然後抓著女性主義的一些知識跟自己的經驗結合,用另一種方式認知世界,那時我有種非常真誠的知識的快樂 ,書的這部分講到了我那時候的感覺,而這也是我們作為老師,最希望帶給學生的東西。

 
      我自己今年第二年在大學法律系教書,常覺得很難去實踐,但女性主義思想或這本書的一些方法,給了我一些訊息可以帶給學生;法律的教學會談一些實例體,但實例是為解釋法律概念而存在,所以實例中的人不會有性別、種族、階級等社會脈絡,我會覺得一個好的法律教 學應該要去actualization或是contextualization,告訴學生唯有在實際運作中的法律才看得到效果,學生也才會對這門知識產生興趣,所以我做的工作是先解構他們原本很模糊的認知模式,再建構一個法律的概念體系、然後幫他們解構掉 ,再去建立社會層次實踐的認知,這個不斷建構跟解構的過程,我覺得是很棒的過程,可是在我教學的現場,可能很少、很少會有那一刻,一旦有那一刻,我就會非常興奮。


       再講一些具體的東西,我在上課時會跟同學分享自己性別意識啟蒙的過程──當初在一個研討會的場合,發現我學的《親屬法》是那樣地傷害女性,讓一堆人傾家蕩產、孑然一身、無處棲身,那使得我對於所學知識強烈懷疑,看都不想看過去捧為聖經的教科書,當我跟學生 分享這種心理的衝擊,會覺得跟學生非常親近,他們也會有某種感動,我覺得教學要不斷把自己的經驗放進去,可能比較會引起迴響。

 

彭渰雯:第二章分三個主題,第一個部分定義好老師的三個條件:一是豐富的學識,這確實很關鍵,例如我現在就會遇到學生提他們上課讀過的東西我確實沒讀過,就會有點小尷尬,我的策略是努力將他們提的一些terms放到更大脈絡下去理解,讓他們覺得光知道te rms是不夠的;這就呼應到第二點,對學科歷史的發展有所掌握,並且讓學生瞭解其轉變,藉此也可以讓學生知道知識本身是一個不斷 再建構的過程;三是掌握每個人知識發展的學習模式,包括四個核心概念:知識是自己建構出來的,非被動的接受、心靈模型之轉變是非常緩慢的、提問是重要的、關切是重要的。第二個部分在講學習動機──怎樣的行為激勵或減緩學生的動機。第三個部分是發展性的學習 觀點,重點是對不同階段的學生,要有不同的啟蒙方式。這講起來很容易,可是一個班上真的可以看到很多差異,我現在就面臨十個碩士班學生上一門課,有的學生沒有什麼反應,也有學生很起勁,這種情況要怎麼因材施教?

 

如何讓學生開口/心靈結構

 

張錦華:我也花了很多心思讓學生講話,分享一下。一是要學生上課前先讀教材,要交教材的摘要跟心得,一篇好的教材會讓學生很有興趣,保證會來上課;二是我先想好要問什麼問題,邊講課就邊問問題,沒人回答就點名,但是沒有壓力的點名;三是下課前要學生寫下「 這堂課是否回答了你本來的問題」,這樣學生就處在一種心靈必須不斷工作的狀態下。

 

                   另外,我之前參加的多元文化研討會中,談到心靈 模式的改變有幾個層次:第一,學生認知、學習到一些知識;第二,可以應用在他的生活裡,比方刻板形象,他aware到生活中有些刻板形象,就是說讀書是一回事、自己實際的生活體驗又是什麼;第三,他會行動式地去指認別人的刻板模式。所謂心靈結構改變,等到 他會指認的時候,像我們學女性主義的感覺,忽然間不但是啟蒙、還能夠有行動力。

 

王曉丹:可是我的經驗,有時候他們的轉變是誤用,比如學生講了一個法律用語是我上課講過的,他因為可以應用覺得非常興奮,和同學開始把term變成一個用語來造句,但造句跟概念本身都是錯誤的。後來我會反省,我是不是應該糾正他、或應該用什麼方式糾正,因 為學生其實很脆弱。

 

黃淑玲:可能是台灣學生從小很少被鼓勵,我看過一個報導說小學生一天不曉得被罵多少次,而且罵的字眼都很難聽:笨、豬腦袋,所以心靈結構非常需要老師的鼓勵,老師只要隨便講一句:「你講得很好」,兩個字「很好」就很受用。

 

男學生vs.(年輕)女老師

 

藍佩嘉:我覺得也不是每種狀況都要鼓勵。有種特別容易出現在男生、高年級,就是他會很喜歡show off、用很抽象的概念不斷地炫耀他讀了多少書,或是有些學生沒有讀書、一直講些跟文本無關的東西,這時候你不能一直鼓勵他。我 覺得我們學生、特別在研究所,他們彼此間(潛在的)競爭關係很強烈,「不敢講話」跟這有很大關係,他會擔心他講出來的話不夠聰明,所以第一個要製造一個很友善的環境,讓他不那麼害怕競爭;可是同時、像我剛講的那種人,你必須要壓壓他的氣焰,否則就會對其他 同學造成很大的壓力,特別是班上有個博士班男生的時候最嚴重,特別當老師又是像我們這個年紀的女老師的時候。

 

王儷靜:我有一次去上博士班的課,那個班有一半都是男生,而且都在當主任。我進去第一句話就被問幾歲,用極不友善的態度,他們會想盡辦法讓你知道自己年輕,然後讓他們唸英文,就是在挑戰他們的英文能力,而不管講什麼理論,他們都說:「在教育現場不是這樣子 」。這時就必須秀出非常專業的判斷、講課的時候要多講一點英文。

 

王曉丹:我通常都會用反問,針對議題問得很深入、把他問倒,可是後來又覺得這樣子好像在跟學生針鋒相對,也不是很適合。
王儷靜:這樣學生就會把你label「妳是女性主義者」,所以對男生不滿意。

 

如何對待學生

 

藍佩嘉:這一章的重點我想其實是一種女性主義者都可以理解的教學型態──老師不該扮演權威的角色。傳統上老師常是全知全能的、很有優越感;相對地,作者倡導另一種老師和學生互動的型態,比方他覺得信任關係很重要,你要分享個人經驗、展現對知識謙虛的態度。 一方面我覺得有道理,可是另外很弔詭的是,女性教師在某些情境又必須建立一些權威,否則她很難有效地完成教學,變成要建立一種跟信任、溝通衝突的權威。

 

                     怎麼建立?我通常是一上課先說,我認為面對知識的態度應該是怎樣、不是怎樣,比方我非常不喜歡那種高空比武式的、知識的交換或讀書的方式,我會強調大家知識基礎不一樣,每個人就在自己的程度和狀況上跟文本互動,我非常不鼓勵討論時去 旁徵博引、或很快跳到無關的例子,通常學生在發表remotely related意見的時候,我就會說:「我們還是要回到文本來討論」,這對喜歡show off的學生來說,相對沒有發揮的空間,其他學生、可能本來知識背景不見得那麼豐厚的,他也覺得可以針對文本提出想法。

 

黃淑玲:最近有時在想,念研究所的時候,老師太鼓勵你看了文本就亂批一通,不懂批評倫理是什麼,這會影響到以後寫論文,怎麼去閱讀跟詮釋別人的東西;研究所時期養成的習慣影響後來的學習成長、對知識的態度,我發覺到我們應該去跟研究生談:不要太快批判,而 是我讀了這個東西,真正的精髓、好處在哪裡。


  這裡沒有男老師,我常在對待學生的時候,這禮拜上完課,下禮拜跟他們說抱歉、抱歉上禮拜罵了人,因為女生都不習慣傷害人,對 每個人都要很尊重,如果你跟學生講話時沒鼓勵他,就覺得傷害到他了,很不喜歡自己這樣子;傷害學生這件事情,還有一個是打分數,每次打打、又加一分加兩分,我常不敢發給學生,因為怕分數太低、學生被打擊到了。


  做一個好老師,你要願意花時間給學生,可是這又牽涉到大學的宗旨在哪裡,如果要你花很多時間做研究,那你要花多少時間給學生 ?當你願意花更多時間在教學時,你的學生得到越多,他跟你的互動就會越好,因為學生其實都在看老師,他會知道老師有沒有本事、課好不好、有沒有趣,學生精得很。

 

藍佩嘉:這是面對認真的學生,那看到不認真、在那裡睡覺的,老師會不會覺得很受打擊?

 

如何讓學生不睡覺/powerpoint

 

劉靜貞:有學生跟我說:「我睡五分鐘,我還可以再聽下去」,我會覺得,好吧,我也很感動,你願意在這裡撐著,實在撐不住了、睡十分鐘,起碼其他的還聽到。
黃馨慧:我是嗓門大到學生睡不著,有時候我會帶麥克風,或用powerpoint給很多圖案,像幾米的、符合上課主題,做一次明 年修正還可以用,然後我又買了一種遠距遙控器,方便走動,看到哪個學生不專心就假裝走到他旁邊,繼續講課。

 

藍佩嘉:有個問題是,給了powerpoint檔案後學生就不太做筆記,我一直在想,這是不是件好事?一方面給好像還不錯,因為 他會說:「這樣我就可以專心聽課」,可是有一方面的我又覺得,學生現在太偷懶了、不知道怎麼做筆記了。

 

黃馨慧:我有時候不給,就說版權不是我的,這樣的理由學生應該都可以接受,另外,我會擷取重要的給,剩下的就跟學生說不用抄、會來不及。

 

如何期待學生


劉靜貞:我這章講好老師應該如何期待學生──從學生出發,他要求的是滿個別性的,像應不應該要求學生抄筆記的問題,或者你對全班 都有某種期望,我覺得對他來說的話,可能是說學生裡面有擅長抄筆記的人,也有需要專心去聽的人,這些都需要老師個別對待。可是這還是一個教學負擔的問題,就是你一班到底有多少個學生,如果六十個學生,那這其實是一件很殘酷的事情。

 

                     而怎麼去理解不同的學生、 之間的差距怎麼拉近?我剛聽大家在講的時候,很想問一個問題:我們現在都會講「那些學生怎樣怎樣……」,可是我們原來也是學生,我們是經過蹂躪、沒有什麼感覺就直接長到這裡,還是在某個階段也遭受過心靈挫折、所以現在特別去體諒他們?還有,「我們」其實也 會不同,我們期待學生的時候,常常還是用自己的學習經驗去看他們。我會對學生有一些期待,但我在期待之前要先去理解,學生有實在是不喜歡發言的、或真的很難合群的,應該有不同的要求。

 

黃馨慧:我遇到的問題倒不太一樣,最近有個學生,學習狀況一直很不好,大四了統整能力一直無法展現,有門課是他要去試教,我想如果他去當老師真的會誤了別的學生,所以我很猶豫對他的標準應該擺在哪裡。我知道他作業有寫、一直不捨得當他,跟他家人聯絡過,知 道他曾經是資優生,可是最後對自己完全放棄,父母也很難過。我為難的是:我對他應該有怎樣的期待?讓他過,他就要去當老師,可是他的水準真是不能過啊!不讓他過,又怕他真的去跳樓。

 

劉靜貞:我覺得這是兩種狀況,一種是他能力不錯,但給自己壓力太大時就放棄;另一種是程度很差、書唸不懂,沒有研究能力,對自己的期待又很高,其他的老師也會鼓勵,這麼用功的學生就繼續唸吧,可是他會有很多挫折,這時要怎麼辦?

 

謝小芩:你給他一個不同的想法,是他可能的一個出口;他可能沒有出口,但你可以跟他談,他能還可以做什麼,鼓勵多元價值,說不定是他很重要的支持。

 

如何引導課程進行

 

彭渰雯:這章分享了一些不錯的經驗和技巧,重點是老師要建立一個自然性的批判學習環境;第二部分談教學技藝,一個是要培養老師說話的能力,縱使你有很多學問,還是需具備基本的口語技能,成功的教學應該像聊天一樣,卻又能夠非常有系統地傳達概念;另外是促使 學生說話的能力,我覺得分組的部分還滿有趣,學生現在滿常反應free-rider的問題,就是分組的不愉快經驗,書中也提到鼓 勵學生分組找資料、但不鼓勵合著報告。

 

王曉丹:我有一科就試過要學生交報告,結果他們大家一起寫,後來我看完報告把所有人叫來,問「你跟他之間有什麼關係」,他們就開始拗,拗的過程其實在思考,我覺得那也是逼他們思考的一種方式。

 

藍佩嘉:我通常會要學生在分組報告的最後寫出分工,也試過要他們互評,互評的狀況通常是很離譜的free-rider會出來,因 為大家都還是滿鄉愿的,那如果還會被single out,就表示真的有問題。

 

謝小芩:我是用五分讓學生互評,結果就是他們的參與成績,他們心裡的不平會在那時候表現;可以看出一個pattern,free -rider就是1或0,我都有實際算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