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六月份讀書會的會議摘要補充說明

孳豔及大家好:

受先謝謝孳豔的會議紀錄,我在此想加一段說明:就是該天晚上會議完後,雖然我們並未到kiss 去續攤,但是我們有六個人一 起到復興南路吃宵夜(稀飯),(很抱歉太晚決定,當時不少人已經先走了)。在宵夜時晉芬及我,曉丹,仲冬,馨慧、碧珍也繼續讀書會的議題進行討論。--這封信我有意個也寄給女學會會員

晉芬提到,我在報告過程中並未說明為何「性別平等教育法草案」的研究計畫執行跟其他過去與性別法案的推動有何不同,為何我會說「性別平等教育法草案」的擬定過程也是一種社會運動。(不知我這樣的說明晉芬是否要補充時過境遷,我的用語的精確性可能有問題)我想我確實在讀書會時,未層很清楚的說明這一點。我嘗識在此補充說明並謝謝晉芬的提醒。

過去十年來台灣與性別相關的立法很多,從民法親屬編的修正,到「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家庭暴力防制法」,「兩性工作平等法」的訂定以及在立法院的通過,我個人觀察覺得過去那些法案的草擬過程中,較多的是少數修法菁英的參與,(其中兩性平等工作法在過去十年裡有較多的公聽會舉行,但後階段的修法也是較少數的人參與),雖然一般人在報章雜誌上可以或多或少聽到修法的相關信息,但是大多數的人民對於法案本身內容的瞭解其實是很有限的,舉目前通過的民法親屬編有關夫妻財產制的修訂為例,一般人在報章媒體上只聽到關於「家務有給制」乃至「自由處分金」的討論,對於修正後的法律的其他重要內涵所知有限,

而「性別平等教育法草案的擬定」過程透過公聽會的討論以及我們將草案及立法理由放在教育部的網站以及透過目前正在各中小學性「兩性平等教育中心資源學校」舉辦的各種研討會與工作坊中,幾乎都有一堂有關這個草案的內容介紹,因此目前可以較為深刻瞭解這個草案的人數,可能就有上千人以上,這些人都是未來繼續介紹或者發展「性別平等」教育理念的種子。也因此我覺得這過程其實就是一種社會運動或社會教育。另外由於草案尚未定案,與會者有機會對於草案的內容提出修改意見(基本架構已經確定,但有些地方仍需要改善及修改)因此未來當此一草案通過時,他跟我們社會的脈動與需求的親近性或許會較為接近。

以上是我的說明,我也希望芊玲或其他與會者可以補充說明

惠馨